你好,欢迎来到宠物狗

{主关键词}
{主关键词}

这个外国皇帝居然用这么残忍的杀俘手段彻底摧毁了一个强盛王国

这个外国皇帝居然用这么残忍的杀俘手段彻底摧毁了一个强盛王国

    倪匡写的卫斯理系列小说,里面有一篇叫做《拼命》的,里面的内容大意是,战国末期,长平之战后,白起坑杀40万赵国降卒,被偶然途径地球的外星人观察到。 外星人觉得40万降卒里没有人抵抗,一个个引颈受戮,很不可思议,就开始了对地球人类长达两千多年的观察研究。     伴随着人类整体文明进程,战争这种文明表现形式也是如影随形。

而一旦发生战争,就往往会产生战俘。 倪匡小说里面,少见多怪的外星人见识了白起一次性坑杀40万战俘的大手笔,就觉得地球人不可思议,那么他们要是见识到人类战争历史上,其他处置战俘的花样,绝对要自愧不如于,地球人类的高度文明。

    西方历史上,曾经最强大的罗马帝国于公元395年分家。 西边的西罗马帝国在公元476年被北方一大轰蛮族们干翻。

而东边的东罗马帝国,也就是拜占庭帝国脖子很硬,比西罗马帝国多挺了一千年。 拜占庭之所以这么能挺,是因为关键时刻,总能出现那么几个将军、皇帝了,出来力挽狂澜。

而拜占庭帝国,马其顿王朝的巴西尔二世皇帝,就是这么一个人物。 当拜占庭帝国,南部被阿拉伯人侵扰,北部被崛起300来年的保加利亚威胁,几近亡国之时,巴西尔二世出现了,以他的铁腕手段与高超政治军事素养,又救活了拜占庭帝国。 正所谓,王者归来,恶灵驱散!而他后来处置敌国俘虏的手段,堪称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

    巴西尔二世5岁时,他爹罗曼二世驾崩,他继位成为皇帝,那一年是公元962年,在中欧,神圣罗马帝国成立,而在遥远的东方,赵匡胤黄袍加身才两年。

跟东方的宫廷一样,巴西尔二世年幼,他母后菲芳娜垂帘听政。

然后出现了一个拜占庭版多尔衮,尼基福·佛卡。 手握重兵的他胁迫巴西尔二世的母亲菲芳娜,与他结婚,得亏罗马帝国这边有共治皇帝的制度。 这样尼基福·佛卡以继父身份与年幼的巴西尔成为共治皇帝。 尼基福·佛卡颇有军事才能,从阿拉伯人手里夺回了克里特岛、塞浦路斯,还撺掇老毛子的祖先,罗斯人在保加利亚人背后捣鬼。

不过,跟中国的多尔衮英年早逝一样,尼基福·佛卡这位杰出统帅,在967年被自己的亲外甥,后来的约翰一世谋杀。 约翰一世成为巴西尔二世新的共治皇帝后,在976年,又被另外一场政变谋杀。 小小年纪就见识过两场政变谋杀得巴西尔二世,心理就算没有变态,也绝对留下阴影。

这位皇帝后来干脆没结婚,打了一辈子光棍,因为他整天都处于一种怕被人谋杀的感觉中。     而齐卡米死后,年过18岁的巴西尔二世决心亲政,当然阻力像预料到的那样,灰常滴大!在长达13年的时间里,巴西尔二世先后打败小亚细亚地区的两大强势诸侯,斯克里尔与瓦尔达·佛卡,才终于在31岁的时候,最终执掌了整个拜占庭帝国。

    斯克里尔与瓦尔达·佛卡都是来自于小亚细亚的军事贵族。

公元7世纪初,拜占庭皇帝希拉克略为了抗击阿拉伯人入侵,设置了塞马制度,即所谓的军区制,其的实质就是地方军政合一,地方军事长官兼有行政管辖权,一身二任,非常类似于我国唐朝中后期的节度使藩镇。

这种制度虽然抗击外族入侵很有力,但是弊端也可想而知,拜占庭也跟我们的唐朝一样,面临一种藩镇割据的威胁。

而巴西尔二世的两次平叛,才算暂时逆转了这种藩镇割据做大的威胁。 为了更加打压这些军区老兵痞,巴西尔二世在经济上大做文章。 996年,他严令大封建主必须将侵占的村社农民土地悉数归还。

1001年颁布“代缴法”,强迫拥有大量土地的军事、宗教贵族们,为他们的农奴代缴赋税,这样,巴西尔二世的国库的赋税收入不断增加,而军事贵族们在经济上也大受打压。

如同中国的汉武帝用推恩令和酎金夺爵彻底打压地方割据势力之后,开始收拾北方的匈奴一样,拜占庭的巴西尔二世,也开始对付巴尔干半岛北部的帝国大患,重新崛起的第一保加利亚王国。     第一保加利亚王国产生于7世纪末期,原先也只不过是多瑙河北岸一个小的游牧民族。 但是却趁着阿拉伯人崛起,拜占庭帝国主力部队不得不在南边苦撑之际,在巴尔干北部狂操拜占庭菊花。

两百多年来,虽然一度发生过几次,被拜占庭回过神来揍的满地找牙的情况,但是在保加利亚人却仍旧越做越大,几次兵临君士坦丁堡城下,在保加利亚的西蒙大帝在位时期,罗马帝国皇帝的头衔都差点被夺走。     拜占庭人最早为了对付保加利亚人,就跟保加利亚北部的老毛子祖先罗斯人联盟。 撺掇着罗斯人在背后爆保加利亚人的菊花。

巴尔干那边,自古以来民族成分都太复杂,甭管哪个民族成为暴发户,如果只管前面爽,后面不设防,绝对菊花会不保。

    第一保加利亚王国就是个例子,而罗斯人是第二个血的教训。 先是967年,基辅罗斯大公斯维亚托斯拉夫,喊上大表哥,当时的维京瑞典人,凑成一支大军,攻灭了第一保加利亚王国,妥妥地爆了保加利亚菊花。

接着,罗斯人妄图取代保加利亚,也想敲诈勒索拜占庭。 当时的拜占庭皇帝约翰一世,就又撺掇着罗斯人背后的佩切聂格人,爆了罗斯人菊花。

到了971年,锡利斯特拉城决战中,罗斯人被拜占庭和佩切聂格人联合击败。

  罗斯人一走,保加利亚人死灰复燃了。 976年,一度亡国的保加利亚,在西部总督萨穆埃尔的带领下重新崛起。 巴西尔二世当时正忙于进行13年之久的平叛,第一保加利亚王国竟然趁机完全光复了。     巴西尔二世没有料到,攻灭这个新光复的保加利亚的战争会持续如此长的时间。

986年,巴西尔二世在图拉真门被保加利亚人伏击,巴西尔二世仅以身免,这几乎就是翻版了瓦卢斯在条顿堡森林战役的惨败。   双方最终的决战,是1014年7月29日的科雷迪翁(Kleidion)战役,这也是拜占庭-保加利亚漫长战争中的最后一场大战。   。

宠物狗www.335240.com
版权所有:宠物狗